大神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大神看书 > 我家长姐无所不能 > 第364章 媒公谢渊

第364章 媒公谢渊

捷报发给谢渊之后,叶安澜和李璟开始按部就班恢复当地的治安、民生、经济。谢渊给了他们全权处理战后事宜的权限,所以两人很快就给各州各县安排了新的文官以及守将。值得一提的是,这次他们攻打谢氏与北境之间的三支义军势力,叶松和花良也跟着一起来了。叶松能跟来是因为有谢渊的特意关照,他觉得把叶松放在叶安澜的眼皮子底下,叶松的人身安全会得到最大保障不说,叶安澜还能很方便的帮他多多立功。而花良则是因为学武已经小有所成,所以迫不及待地回了李璟身边,想要用赫赫战功回报李璟对他和他妹妹的活命之恩。除了他们,谢渊还从叶氏抽调走了不少有着强烈建功立业意愿的青壮年。这些人也想拼上一把,混个好前程封妻荫子,所以当叶安澜和谢渊同时出现,给了他们退伍和继续从军的这两路,让他们自己任选一条时,他们选了继续从军。叶安澜对此早有所料,毕竟无论是种田、做工还是做小买卖,从身份上来说确实都不如从军有出路。反正她已经跟他们说过,一旦上了真正的战场,等着他们的就将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能活着回来多少,全看他们各自的运气以及实力。她能做的已经全都做了,存在的风险也已经跟他们说清楚了,剩下的就不是她能干涉的了。说到底大家都是成年人,她连叶松都没有非要拘在家里,连三妹叶薇都送出去做了军医,她难道还能把自己麾下的一众将士当成奶娃娃,打着为他们的好的旗号阻止他们建功立业?最多,她也就只能最后老调重弹叮嘱他们:首先,一旦上了战场,千万不要大意,不要轻敌,不要仗着自己身手好就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也不要因为立功心切就冲动冒进。任何时候,都给我绷紧了皮,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其次,记住你们端的是谁的碗,不要没有别人那百八十个的心眼子,却还非要学着别人选边站队。再次,谁要是有胆子坑害同袍、算计兄弟,相信我,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亲自送他归西。以上这些话,在他们还是叶家军的时候叶安澜就没少说,现在他们和叶安澜一起加入谢氏,虽说选择是他们自己做的,但叶安澜却还是跟个老妈子似的,不嫌烦的又给絮叨了最后一遍。絮叨完,她还着重把自己麾下几员猛将介绍给了谢渊,方便谢渊对他们因才适用。让她比较无语的是,谢渊居然在了解、任命叶氏旧臣的过程中,顺手给周明哲和魏祯、石戎和她三妹叶薇保了个媒。你要说周明哲和魏祯的这一对,叶安澜起码知道周明哲暗恋魏祯好多年,魏祯也对周明哲不反感,可她三妹叶薇和石戎,这俩人叶安澜甚至都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彼此看对眼的_(:3」∠)_和谢渊这个“媒公”主公一比,叶安澜感觉自己这主公和姐姐做的,咋突然就有点儿失职嫌疑了呢????唯一让她有点儿安慰的是,叶松和他未婚妻秦时雨的亲事,她勉强能算是半个媒人。秦时雨是叶安澜在济州开设的女子学堂的先生,她母亲早逝,祖母和父亲偏心继母和继母所出的几个孩子。由于她母亲的死颇有内情,秦时雨的外祖一家捏着这个把柄,把秦时雨接到了外祖家里抚养长大。她外祖一家虽然也和秦家一样属于没落士族,但她外祖母却和她出身穷家小户,目光短浅,唯利是图,且还只想着拉拔

娘家的祖母截然不同。她祖母为了拉拔娘家,不惜把自己的娘家侄女弄来给儿子做妾,甚至还纵容对方在自己儿媳生产时动手脚,以致于秦时雨的母亲缠绵病榻数年并最终撒手人寰,可以说完全没有任何气节、底线可言。而秦时雨的外祖母却是个知书达理有远见的,虽然家境一般,但她对晚辈的教育却一直有板有眼。秦时雨十三岁时,托外祖母的福结了一门好亲事,可她的这门好亲事却被她继母和异母妹妹盯上了。她们一来怕秦时雨以后嫁得好了会报复她们,二来也很嫉妒秦时雨能结这样一门好亲。为了能让秦时雨脸面上好看一些,少被人讲究一些,秦时雨的外祖母答应了秦时雨的父亲,让秦时雨在秦家过小定礼。那时候的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只是两天而已,秦时雨居然就被算计得黄了这门亲事。彼时秦时雨的继母掌管秦家内宅,她原想设计秦时雨与家中男仆发生点儿啥,如此她不仅可以毁了秦时雨的一辈子,而且还可以趁势把她的那门好亲也给夺过来。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的亲生女儿,也就是秦时雨的异母妹妹实在是眼皮子浅。她看上了秦时雨外家的仆从大张旗鼓帮秦时雨布置的漂亮卧室,撒娇耍赖言语威胁无所不用,就为了能和秦时雨换房间睡。秦时雨不想和她起冲突,于是盯着外祖家派来的仆妇那满脸的不赞同,默默和自己的异母妹妹换了房间。她原本只是想要息事宁人,却不料居然因此躲过了来自继母的恶毒算计。第二天,她那位继母在天刚亮时就打着关心她的旗号上门看戏,结果打开房门才发现,原来被毁了一辈子的居然是她自己的亲闺女。见到自己的亲娘,秦时雨的那位异母妹妹顿时大哭起来,秦时雨的继母心疼女儿,直接杀到秦时雨暂住的房间,指着秦时雨的鼻子高声骂她心思恶毒、残害手足。秦时雨啥也不知道,下意识就为自己辩解了两句,她继母气急败坏要打她,结果却被她从外祖家带回来的丫鬟婆子给拦住了。再然后,秦时雨的继母不顾婆婆和丈夫的劝阻,在秦时雨未来夫家上门下小定礼时突然大闹起来,又哭又闹的说着秦时雨如何不孝不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