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大神看书 > 都市沉浮 > 第2483章 无法预料

第2483章 无法预料

“嗯,好。”董星浜点点头,又道,“楚主任,这个事我会妥善处理好,您绝对不用担心。”

楚恒闻言点头,道,“那把这个U盘给我,我来保管。”

董星浜听了,立刻将U盘从笔记本电脑上拔下来递给楚恒,一点犹豫都没有。

看到董星浜的表现,楚恒满意地点了点头,笑呵呵地拍了拍董星浜的肩膀,“老董,这边要是能交给下面的人处理,那就让下面人去办,你晚上跟我回黄原,我约几个省府办和省厅的朋友出来吃饭,你也一起。”

“那敢情好,我跟底下的人交代一下,就能和楚主任去黄原了。”董星浜满脸笑容地应下,脸上不自觉露出喜色,他知道楚恒这是要带他进入省城的圈子,这可是董星浜梦寐以求的,不枉他兢兢业业帮楚恒做事。

董星浜说完就走进去跟底下的人交代起来,而楚恒则是留在外面,并没有进去,他并不想跟那王仟直接打照面,对方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还没资格知道他。

看着手里的U盘,楚恒脸上狞笑着,薛源啊薛源,让你这小王八蛋再潇洒一段时间,你特么一个劲想往上爬,老子就一脚把你踢到地底下,永世不能翻身。

等了几分钟,董星浜走了出来,楚恒也将手上的U盘给收了起来,他并不是不信任董星浜,而是习惯性将重要东西掌控在自己手上。

两人上了车,楚恒想着心事,董星浜又道,“对了,那个吕倩局長还在追查伍文文这事,眼下被我们捷足先登了,吕局長要是继续盯着这事不放,我怕反而会对咱们产生影响。”

“这个吕倩,看来也是挺能折腾的。”楚恒笑道。

“也幸亏这次吕局長吸引了鲁書記那边的注意力,不然我这边怕是没办法这么顺利。”董星浜笑道。

楚恒听了,默默地点头,吕倩的身份可是让所有人都忌惮的,没人敢得罪她,倒是吕倩还可以再好好利用一下,让她先去跟徐洪刚硬碰硬。

楚恒眼睛眯了起来,不知道又在算计什么……

江州市,徐洪刚和鲁明一番長谈结束之后,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徐洪刚将鲁明送到门外,转过身看到薛源,淡淡道,“小薛,你在万秘书那边,有啥进展了没有?”

“市長,目前还没有,我是想着循序渐进,一步步慢慢来。”薛源陪着笑脸。

“就怕没时间让你慢慢来。”徐洪刚笑容有些冷,“你说你觉得乔梁和吴書記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我希望你能尽快拿出点能够证明的东西。”

“市長,您放心,我肯定是会尽力的,但这种事也急不得啊。”薛源干笑道。

“能不能急,就看你对那万秘书的影响力了。”徐洪刚看着薛源,“她要是对你言听计从,这事不就容易了?”

“市長,那我试试。”薛源不自然地笑道,想到刚刚鲁明过来后又离去,脸上的神色大不一样,薛源立刻联想到这事上来,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看徐洪刚的样子,似乎对收集吴惠文的把柄多了几分急切。

徐洪刚没再说什么,走回办公室后收拾了一下,拿着随身携带的东西便离开,准备前往酒店参加今晚的应酬,至于薛源,徐洪刚自然不可能带对方,眼下他虽然跟薛源暂时摒弃前嫌,继续让薛源担任自己的秘书,但徐洪刚现在对薛源是打起十二分的戒备。

看着徐洪刚离去,薛源沉着脸,心情有些烦躁地走到外面的走廊上抽烟。

看着楼下大院进进出出的车子,薛源轻轻叹了口气,权力,可真特么是个好东西,这座小小的市大院,却掌管着江州市几百万人的生计,啥时候他能成为这座大院里能够坐在圆形会议桌边开会的几个人之一呢?

薛源边抽烟边琢磨着,不经意间看到吴惠文从斜对面的委办大楼下来坐车离去,薛源立刻打起精神,拿出手机给万虹打了过去,同时走回办公室,将门关了起来。

电话接通,薛源笑道,“万虹,吴書記走了?”

“你咋知道?”电话那头的万虹笑问道。

“我刚在走廊上抽烟呢,正好看到吴書記坐车走了。”薛源嘿嘿一笑,“那咱们是不是可以约会了?”

万虹脸一红,还是点头道,“我还有点事要处理,你先去订吃饭的地方,回头把位置发给我。”

两人现在约会跟做贼似的,都是分开行动,不会一起进出,这也是怕被人注意到,毕竟这江州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最主要的是两人的身份特殊,从市里到区里甚至到下面的街道一级,认识两人的人可一点不少。

薛源听到万虹的话后笑道,“行,那我先去订饭店。”

薛源说完,也不知道想到啥,又多问了一句,“吴書記晚上这么早下班,是不是去应酬呢,怎么没带上你这个秘书?”

“说不定是去跟乔書記吃饭呢,不然吴書記可很少会跟别人应酬。”万虹笑笑,她这也是在猜测,不过她给吴惠文当秘书的时间也不短了,对吴惠文可谓是十分了解,吴惠文去做什么,万虹一般还猜得挺准。

听到万虹这么说,薛源半开玩笑道,“万虹,人家都说秘书是领导身边最亲近的人,我看你这个秘书还不如乔梁在吴書記得宠呢,吴書記去跟乔梁吃饭,也不带你。”

“我只是随便猜的,吴書記可不一定就是去跟乔梁吃饭。”万虹笑呵呵道,“但你说的也没错,我这个秘书确实没乔書記受宠,人家乔書記才是吴書記面前的第一红人,别说是这办公室,就连吴書記那宿舍,乔書記都能经常进出,这市里边可真的是没有第二个人有这个待遇了。”

万虹这话瞬间让薛源的心思再次活络起来,脱口问道,“万虹,乔梁跟吴書記会不会真有点啥特别的关系?”

万虹摇头道,“薛源,这种事,咱们当下属的还是少去八卦。”

“说的也是。”薛源点了点头,眼里却是闪过一丝不甘,他现在可就靠吴惠文和乔梁这事来跟徐洪刚证明自己的价值了,靠,他不八卦这事才怪,他不仅要八卦,还要找到证据。

眼睛滴溜溜转着,薛源突然又道,“万虹,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得先去处理,恐怕得晚点去饭店,这样,你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我晚点到了饭店后给你发信息。”

“行。”万虹点了点头,并没多想。

薛源挂掉电话后,从办公桌底层一个上锁的抽屉里拿出两个针孔摄像头,然后就从办公室离开,走到市大院门口,薛源打了辆车,跟司机说了个地点。

如果万虹在就能听出来,薛源说的地点正是吴惠文租住的宿舍小区。

路上,薛源从口袋里掏出一大串钥匙,脸上露出莫名的神色。

薛源手上这串钥匙,其中有吴惠文宿舍的,他也不知道具体是哪一把,只能待会去试了才知道。

至于钥匙是怎么来的,那是薛源前几天找机会从万虹那里偷偷弄到钥匙的模印,然后找高手配出来的,因为他之前无意间听到万虹每周都会找个保洁去吴惠文宿舍进行一次卫生扫除,所以他才知道万虹手里也有吴惠文的宿舍钥匙,他当时就上了心。

钥匙虽然配好了,但薛源也不知道能不能派上用场,他之前只是抱着有备无患的心理去悄悄配了这么一副钥匙,但最后会不会用上,薛源自个心里都没谱,眼下薛源也没想到这么快就有用到的时候。

车子到了吴惠文所住的小区,薛源下车后,心开始砰砰跳了起来,虽然决定做这事,但薛源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

来到吴惠文住的那套房子外,薛源蹑手蹑脚走到门口,先是小心翼翼贴在门边听了一阵,确定里边没有任何动静后,又从门缝底下瞄了瞄,里边也没灯光透出来,薛源心头稍定,吴惠文肯定是没回来,应该是被万虹说中了,吴惠文今晚大概率是跟乔梁吃饭去了。

确定屋里没人,薛源这才拿出钥匙,一把一把试了起来,没一会,有一把钥匙正好严丝合缝插了进去,薛源轻轻一拧,就打开了门。

呼!打开了!薛源脸色一喜,戴上鞋套后走了进去。

将门反手关上,薛源没敢开灯,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在吴惠文屋里观察起来,一会又走进吴惠文的卧室,来回观察了一阵,薛源终于找到了两个比较隐蔽又能装摄像头的地方,没敢拖延时间,薛源当即动手装了起来。

这事对薛源来说已经轻车熟路,没多久的功夫,薛源就将两个针孔摄像头装好,一个装在客厅,一个装在卧室。

做完这一切,薛源轻呼了口气,检查了一下现场,确定没留下什么痕迹,迅速离开,生怕被吴惠文回来给撞上。

从屋里出来,一直到离开小区后,薛源的心脏仍然跳动地很快,他知道自己的举动有多大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