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大神看书 > 大明小学生 > 第八百一十二章 谁劝谁傻!

第八百一十二章 谁劝谁傻!

在秦中堂“革弊兴利”的口号之下,以及亲临一线强行指导后,各部不得不动了起来,开始制订“形形色色”的计划。

大部分人习惯了按部就班承平日久,也习惯了工作内容主要就是写章疏和收发公文的生活,但实在挡不住秦中堂的高压。

就连被一些人寄以厚望的严阁老,似乎也直接躺平了,无声无息的没有任何动静。

而且关键是各衙门堂官的辞官奏疏还捏在秦中堂手里,正处在一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阶段,又拿什么去抵制秦中堂?

这些正在辞官状态的高官,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家等待朝廷旨意,连上奏疏告状的资格都没有。

如果说托人向皇帝递话,但皇帝最近很自闭,基本不见外人,连能给皇帝传话的人都很难找到。

像那些勉强还能见到皇帝的人,比如东厂秦太监、陶真人等等,又不是轻易可以被委托到的。

所以在这段时间,偶然和必然因素叠加起来后,秦中堂似乎遇上了一个无人可制的微妙处境,所以才有野心去推动“革弊兴利”。

高压之下,还是初见成效的,各衙门所交上来的底册,大都出现了秦中堂想看到的内容。

此后这些四品以上的朝廷大员,也就一个个复职了。

秦德威又不可能真的把人全都免掉,能接力用力的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

这日早晨,秦太监例行来到仁寿宫朝见。

现在他的直房已经搬到了西苑,距离皇帝重新变近了,然后内心也更安稳多了。

在太监群体里,秦太监每天都是最早来到仁寿宫候见的,幸福指数大大提高。

当然最近嘉靖皇帝正处在一个精神暴躁的特殊阶段,不一定每天都会接见,但秦太监依然还是每日早早来到仁寿宫门外等候。

无错

今天在宫门外等候的时候,秦太监与值守的徐妙璟闲谈,顺便听取了徐妙璟的一些汇报。

犹豫再三后,徐妙璟忽然压低了声量,向秦太监进言说:“皇上近日对待宫女有些过激,上天有好生之德,厂公若见到了皇上,如果有合适机会,不妨委婉的劝止一二。”

其实“过激”就是很委婉的说法了,打死几条人命对皇帝而言确实也只是“过激”。

秦太监的目光瞬间变得锐利起来,盯着徐妙璟,轻声喝问道:“你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

劝止皇帝,说得好听叫“劝止”,但听在皇帝耳朵里,那无异于指责!

他秦太监怎么可能去做这种主动触怒皇帝的“蠢事”?

纵观青史,残暴无道百十倍的帝王比比皆是,嘉靖皇帝这才到哪?虐待一下宫女,搞死几条人命,又不影响天下大局!

没等徐妙璟回答,秦太监又呵斥道:“如果你心里这就产生了劝止的想法,那就说明你不适合在宫里当值了!”

徐妙璟连忙答道:“这是姐夫秦中堂说的。”

“怎得如此湖涂?”秦太监皱眉说,他也没想到是秦德威提出的要求。

他还以为秦德威已经是一个成熟政客了,没想到也会犯这种幼稚错误。

你一个大臣过问内宫的事情,这合适吗?你又凭什么觉得有资格劝止皇帝?

徐妙璟解释说:“姐夫的意思就是,在不触怒皇上的前提下,不知有什么委婉的话术可以利用。”

秦太监教训说:“没有什么委婉,只有说和不说的区别,只要对皇上开了口,那就不存在委婉!”

而后秦太监又问道:“秦德威又是怎么知道仁寿宫里事情的?是你告诉他的?”

见徐妙璟承认了,秦太监便叹道:“以后这样的事情,我们知道就行,还是不要对秦德威说了。”

徐妙璟没奈何,只能低声下气的受教。

两人说完话,天色就不算早了。秦太监估计今天不会被召见,正要离开时,却又看到小太监冯保从仁寿宫里窜了出来,疾步往外面走。

秦太监就喝住了冯保问道:“何事如此慌张!”

冯保答道:“奉命去叫太医。”

秦太监非常敏感的又问道:“给谁叫太医?又是因为什么?”

能得到请太医的待遇,肯定不是宫女出事,不是皇帝就是后妃,不由得秦太监不敏感。

冯保语焉不详的答道:“宁嫔王娘娘受了点伤,便请太医来医治。”

秦太监挥挥手让冯保走了,心里轻轻的叹了口气,这就有点过分了啊。

那王宁嫔好端端的怎么会受伤?又是一个咱也不敢想,咱也不敢问的事情。

当晚轮到徐妙璟值夜班,在皇城门落锁后,徐妙璟继续带着一干旗校,守在仁寿宫外。

如果嘉靖皇帝正常居住在乾清宫,入夜后周围数百米内不会有这么多带把的人。

贴身侍候的皇帝的是宫女、后妃,再外围点是太监,一直到午门外才有大内禁兵负责守门。

但这里是西苑仁寿宫,总体格局比皇宫里宽松得多,也不像皇宫里那么紧张。

连仁寿宫旁边的无逸殿都有大臣夜宿,宫门外有当班的锦衣卫官校值守巡逻也不算惊奇。

眼看着时候到了凌晨,似乎又一个平平无奇、平安无事的夜晚即将过去。

徐妙璟已经开始犯困,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正在这时,仁寿宫的小门突然从里面打开,有个宫女站在门洞后面,对着徐妙璟勐招手。

徐妙璟很是吃惊,他守了这么久的仁寿宫宫门,从来没见过宫女出来招呼人的。

走了过去,却听到那宫女喘着气急急忙忙的说:“去请太医!请司礼监掌印张太监!”

徐妙璟难以理解这是什么含义,请太医可以理解,宫里面的人有个头疼脑热、三长两短的也不少见。

就是在这人迹罕至的凌晨,去把张太监请过来,又是什么意思?

再说这样来请人,也不合规矩!总不能宫女一句话,他徐妙璟就要跑腿?

所以徐妙璟走得近些后,抱拳行了个礼,婉拒道:“恕难从命,可有陛下诏令?”

那宫女没再继续说什么,又转身匆匆回宫。

就是徐妙璟,此时也感受到了不妙,拧紧了眉头。

没过多久,宫门又打开了,这次有个华服女子出现,徐妙璟下意识的就猜测这是皇后,还是妃子?

有女官在旁边叫道:“皇后方娘娘在此,外面谁是首领?上前来说话!”

徐妙璟当即就震惊了,没想到看到的这位女子竟然是方皇后!

这大凌晨天还黑着,方皇后怎么就完全不顾礼仪,抛头露面的出现在外人面前?仁寿宫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