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大神看书 > 道祖是克苏鲁 > 第五百零六章 打山贼

第五百零六章 打山贼

什么叫有缘。

有缘不是偶然的相遇,而是命中注定,有此一会。

这个世上也没有纯粹的偶然,有的只是多种偶然综合作用下,发生的必然。

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墨竹山的山主,化神期的老怪,不到元婴都不收弟子的做派,真的会那么关心小弟子望舒座下,有个童子被玉蟾婆吃了,还得专门寻一个资质不错的赔给她么?

还是说,他只是偶然的心血来潮,想挑些下酒菜,请有缘的小道友宴饮,挑着挑着就碰到了一对正在附近拜月双修,双双化形的金丹修士,还认出来其中一条蛇,正是望舒座下的侍女,再于是想起来,对了,望舒还叫玉蟾婆吃了个侍奉童子。岂不正巧?于是的于是,就这么随手给李凡安排上了。

那么这是偶然,还是必然呢?

不管怎样,大概都能算是一种,有缘吧。

当然山主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说不定他本人都忘了。李凡自然无从得知,他也就是心思电转的这么一揣测。

但他李清月,与这位柳青师姐,确实是有一面之识,又同拜在望舒真人座下修行太素大道,并又有着茯苓这层关系,确系是有着许多因果缘分的。

这样就算是正正经经的自己人了。

“师姐请用茶。”

“师弟有礼了。”

有茯苓从中介绍*,并设宴招待,三人宴饮着聊了聊,李凡也算是结交了这位柳青师姐。

柳青,全名该叫姜柳青,是姜家家养的侍婢,母亲还是望舒真人的乳母,她自己同望舒仙子,更是情同姐妹,贴身的心腹丫鬟,因此一并跟着望舒仙子这大家闺秀拜入墨竹山,伺候她日常的起居,可以说是伺候姜望舒一路到元婴境界,算是出生卑微的亲随心腹,跟着仙人鸡犬升天,走上人生巅峰的经典案例了。

而茯苓当初会被张九皋送到望舒小居来。当然不是他指望望舒真人那个懒散货还懂的照顾小孩的。他分明是知道这墨竹山上下,论起照顾人,只有姜柳青这位全职女仆最专业了。

所以茯苓算是被姜柳青养大的接班人,而且也在柳青成就金丹,并结侣双修出嫁之后,继承柳青的主要工作,即喂食照顾姜望舒这缺乏生活自理能力的大小姐。

其实柳青一直时不时来拜访望舒仙子的,这些日子一直没见着,自然是因为李凡当初入门时,虚月当空闹出好大的动静,秦剑师尚且斩首断尾,元气大损,她们夫妻也受了重伤,修养了有半年才缓过来。这次也是见着茯苓这从小带大的亲妹子来拜见,立刻就出关来相助了。

顺带一提李凡之前的童子,被妖怪吃掉的可怜娃儿,本也是要继承柳青,茯苓这一脉女仆传承的。倒是被李凡这个山主预定弟子的出现,一时打断了她们这女仆一脉的传承。。。

!于是用餐时两个居然还商量着,现在李凡也成就金丹了,而且道体成年,再和小姐住在一起就不大方便了,等他自己开辟洞府出去居住,而茯苓的境界也稳定后,可从姜家听话懂事的丫头中,选一个给茯苓收为弟子,传授侍女之道。

李凡真是汗一个,这就给赶出巢自力更生了么而且望舒仙子这娇生惯养可不就是给人惯出来的么,居然连贴身女仆都有谱系传承了

“茯苓不用担心,你只管安心修行稳固道基便是,我之前拜月修为不稳,如今已然无事,姜记的事情我来安顿。

至于清月师弟,哦呵呵,他的道行更加精深,勿虚我等操心,只要有人引着入门点拨一二,门中许多事情他就自然明晰了。

这样吧。正巧还有好多同道聚集在长思城未归,我也担心许多旧友的安危,过两日等我安顿了商行那边,就带师弟一同去长思城一行,瞧瞧离国的情况,也为他引荐些同道交游。

至于小姐那边就更没事了,都是化神大修士了,几顿不吃没事的。”

姜柳青倒是很有些大姐头的飒爽利落风度,三言两语就安排妥当。

这样茯苓就可以安心修行,李凡也算有机会结实人脉,自是拜谢不提。

虽然以后没有望舒仙子潜入房内传功,也没有大白腿可以抱着啃多少有点可惜,但听说要搬出去自己开辟洞府*,李凡还是松了口气的,毕竟酒过三旬,只朝身边两位姐姐光滑白皙,暴露在外的肩背一瞧,闻着她们身上传来的温柔熏香一品,李凡就发现自己这具成年的身体反应甚大,甚为剧烈!要是不压抑住坚守道心,恐怕都忍不住要仗着酒力失仪了!

危险,太特么危险了!要是今晚那个又白又滑的再来传功,李凡肯定把持不住的啊!

冷静冷静冷静,克制克制克制!

茯苓和柳青两位师姐对他如此照顾,不可作禽兽之念!

望舒仙子干脆就是个率性自然的天然禽兽!

所以男孩子出门在外修仙求道,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元阳啊!

还是搬出去,搬出去好了,话说要不要搬到南海去找莫岛主呢?唉!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清月。清月?你在想什么呢?”

“恩?啊,啊哦,没事没事,就是在想离国的情况怎么样了,此番会不会发生争斗。”李凡慌忙把视线避开茯苓的身子,尽量把注意力集中在柳青的蛇瞳上,好让自己冷静下来。

“哦呵呵,师弟不用担心,听说暗地里已经不怎么争斗了,后天咱们从娄观塔出发,我寻些同道一起,不用担心被偷袭,此番过去,说不定还能见着文瑾那厮的棺材呢。哦呵呵!”柳青脸上杀气一闪。

“恩?文那个大夫自裁了?”李凡回过神来,有点意外。

茯苓一脸忧色,“清月还不知道吗,听说他自称是为了离国江山社稷,剖心明志,死状异常惨烈,那边群情激愤呢。离国大小生员也都感佩他清廉正直,民间都说他是被奸邪魔道逼死的,纷纷立祠建苗,满朝文武也都心头惴惴,现在外面对墨竹山的风评,变得很不好呢。”。。

!柳青冷笑,“哦呵呵,明明是兵解投胎,舍夺占体,却还玩弄这种把戏,果然是些阴险下作的小人。我倒是想看看他的死状,一解心头之恨。清月师弟你呢?”

“恩,哦,啊?是嘛,我觉得这件事情如果能就此解决,不要再造杀伤就好了。”不过李凡也看出来了,姜柳青怕是个非常强硬的南派啊。

这倒也可以理解,毕竟她在墨竹山是金丹仙人,但她的出生,在修真家族的北派看来,就是连自己姓氏都没有,该伺候人一辈子的低贱奴婢。大概对那些宣扬君臣人伦,三纲五常的士族门阀恨得牙痒痒。

“也是,师弟毕竟是离国出身,”姜柳青笑笑道,“离秋宫却不会因此对你心软,因为师弟你已经是领了道箓的墨竹山弟子了不是么?还是小心些。出去行走江湖就得狠下心肠,辣手除魔,否则终究害人害己。”

“多谢师姐教诲。师弟时刻谨记自己是墨竹山的弟子,立志出世修行,求取大道,人间道的事情我早已经抛之脑后了。”李凡倒是说的实话,毕竟他压根也不知道

“哦呵呵,如此就好。”

送走了柳青师姐,茯苓也反应过来,朝李凡道,“对了清月,你既然也是离国出生,此番你回去中原,可要回家拜访?带些礼物去给父母报个平安?”

李凡瀑布汗*,茯苓姐你别这么心细如发的好不好!老子一个穿越者,异界人,到哪里变个族谱给你们查哦!还报平安,他连这本体叫啥都不知道对了,系统你知道不?你总该知道的吧?

‘宿主穿越挑选的是标准模板,走的是正常流程。’

标准模板是个什么模板?正常流程是个什么流程?

‘双亲已逝,尘缘已了,阳寿已尽,将死未死之人,转世还魂。’

哇了个大靠!实在是太特麻标准啦!

于是李凡当即心中大定,挤出一滴鳄鱼眼泪,“茯苓姐,实不相瞒,其实清月在人间道已经没有亲人了。回去也只是枉生伤感,如今墨竹山就是我的家,茯苓姐和仙子就是我的亲人啊!”

茯苓大概也喝多了。非常感动,“想不到清月你平日都疯疯癫癫的,常常自言自语,我还老担心你什么时候就要化魔胎,原来心里是这么苦,这么寂寞的吗?是我错怪你了啊!

不用再伤心了,从此以后你就不是一个人了!”

李凡,“”

这要是美剧的画风这会儿两个人可以抱在一起互扒互啃了,可惜东方文化中双方情感的表达是内敛的,收束的,隐晦的,含蓄的,所以李凡被打发去把剩菜喂给鲲,顺带把碗给洗了

总之现在李凡成就金丹,结交了姜柳青,才算是正经勾搭上了姜家,望舒一系的人脉。

有姜柳青师姐担保,他也可以结交金丹级的墨竹山弟子互帮互助,交流法宝和修行心得了。而且正经能去中原见识一番,咳咳,离国其实依然是边陲之地,但比起南海和十万大山那种荒山野岭,海外孤岛,已经算是中原之土了。。。

!考虑到第一次登场,初见印象的重要性,第二天一大早李凡就去拜访了他的朋友,仙衣阁的掌柜。

‘玄天剑意,你就吹吧,仙衣阁全天下都有分号的大牌子,从仙尊的年代就在三垣建立总店了,你能和他们掌柜当朋友?’

嘿!你还别不信!何况分店的掌柜也算掌柜嘛!

“嘿朋友!我最近长高了一点,而且最近我就要去中原,紫绶仙衣最好明天就要,麻烦朋友你赶工,另外不会要加钱吧?”

掌柜眯起眼,“上师你谁啊?”

“”李凡把身上的道衣一扯,决定这货敢赖账就斩了他狗头。

“哦是朋友您呐!想不到几日不见就修为大进了。恭喜恭喜!没问题,朋友的事就是我的事,立刻帮您加急赶制出来!”掌柜笑眯眯得看看四周。

李凡收起衣袍,没好气得道,“别看了,根本没人。你这里东西卖的这么贵,除了我来作冤大头,还有谁来买东西啊。”

掌柜也不生气,笑眯眯得道,“朋友要去中原啊,最近离国可不太平,可还想看些好东西?”

“你还有啥玩意?”

其实李凡已经没钱了,但这种不知道是不是得消费一定金额才能出现的黑市商人,说不定真有些好玩意也不一定。虽然买不起*,见识见识也好嘛。

果然掌柜的又嘿嘿笑着,从怀里取出一个红包似的,用红手帕包叠起来的玩意,层层展开,在掌心里露出了一只栩栩如生的金蝉。黄金质地的蝉,羽翼还微微震动,栩栩如生,蝉头上用红笔写了个符印,李凡倒是没认出来,陈符师给的书里也未曾见过,否则当记得的。

这啥玩意儿?

‘玄天剑意,咦咦咦咦咦咦!!!这这这这这不是!不不不不不!这不是这不是!害!吓老子一跳!不过真的好像啊’

你这么大反应老子也给你吓一跳哦

掌柜的高深莫测得笑笑,“朋友,这件玩意,你肯定认不出了吧?”

李凡一听。也笑了,“我若认得出呢?你给我打个对折?”

掌柜的笑,“呵!朋友!不是小店自夸,这宝贝您要是认得出,还能说的出叫我打对折的话来?

好啊,我还就给你打个对折也可以,不过您要是说金蝉金知了金苍蝇可不算数啊!得说出个所以然来才叫认识!”

“这可是你说的哈!”李凡嘴都咧开了,玄天!上!

于是李凡顿了顿,断断续续得复读道,“夫尸解者,形之化也,本真之练蜕也,躯质之遁变也。故又喻之为‘蝉蜕’,如蝉留皮换骨,保气固形于岩洞,然后飞升成于真仙。

而以羽化仙尸解留于人间之遗骸,仿着蝉形制成的,就是这‘蝉蜕仙衣’之宝。

若修行者天人五衰,道体大创,走火入魔之时,则可服此金蝉仙衣,代作元婴寄宿神魂,以此兵解脱蜕,守着元神,可以撑到舍夺道体重生。。。

!当然此等仙物,非得悟道期羽化陨落的仙人仙蜕不能制作,因此只有三大派中少数几家豪门有此秘法。

而且通常都是元婴未成,或者元婴崩溃受损,导致神魂不能离体兵解的修士才合用,因此金丹修士争相为宗门贡献,听从三大派调遣,只为求取此物,以后转世重修,可备不时之需。”

“居然真的认得!朋友果然是得道真修,道行精深,学识渊博,佩服佩服!”掌柜的真的服了。

李凡僵了僵,接着犹豫得道,“恩这一枚‘蝉蜕仙衣’,看着该是修炼到大成的太阳真形仙体炼化,虽然看着神似但应该不是但保险起见。还是一问贵派制作此物,莫不是撬了九阴山北辰剑宗的仙墓剑坟吧?”

“啊?不不不,当然不是了,北辰剑宗虽然仇家满天下,但毕竟是九大玄门的脸面之一,三大派如日中天,还挖人祖坟开棺制器,那也太过找死了咳咳”

掌柜的四下看看,盯着李凡的瞳子,轻声道,“实不相瞒,这是用罗教七大真传弟子的仙体所制的。”

“罗教?”李凡一时有点茫然。

怎么又是罗教?啊*,不过玄天剑意好像是说过,只有罗祖的七大真传悟道弟子学过正版泰山不动经,那么人皮道衣上的不动真经,和这蝉蜕仙衣也说的通,但是罗教的细作原来这么叼吗,居然还把祖师的尸体拿来制法器

‘玄天剑意,不对,他在撒谎!罗祖七大真传弟子本座亲自参与诛杀的!每一个都交过手!其中哪有人是太阳真形的!’

恩?撒谎?试探?

李凡登时眉头直皱,一时面上阴晴不定,心里忽然有很多念头闪过。但一时却想不大清楚。沉声问道,“这,真的是罗祖真传弟子的仙体?”

掌柜盯着李凡看了一会儿,忽地笑笑,“朋友果然见多识广,看来我们确实有缘。如此赚了您五万贯,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玄天剑意,神马!五万贯!’

‘鲲,豆腐啊!’

李凡,“”

还不等李凡反应过来,掌柜已经笑眯眯得把手里的金蝉,复用红绸包好,轻声道,“难得一番相识的缘分,这蝉衣就算小店送给上师的见面礼,稍后给您缝在仙衣里。

请放心,您回去中原之前,一身礼装,定要帮您准备好的。”

“呃哦,谢谢哈”

李凡挠挠头,有点不明所以的,在朋友突然变的热情友善的目光中,离开了仙衣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